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政法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行业 专题 服务 州市 云南故事 新媒体

陈松伶再演音乐剧:死死扛住,不敢生病

2018年11月01日 13:18:51 来源: 羊城晚报

47岁的陈松伶状态甚佳

新版“唐娜”母女

排练场上的陈松伶

  A

  “早上五点钟醒来,上完妆,简单热身后,喝上两杯咖啡,接着就是一整串单人排练,然后再跟其他演员做‘合成’……”新一季中文版《妈妈咪呀》封闭训练的两个月时间里,陈松伶每天过着异常规律的生活。

  一个纯真女孩,一个“风流”老妈,三个魅力老爸,演绎一段跨越两代人的浪漫爱情故事,并献上22首脍炙人口的ABBA金曲……11月16日,世界经典音乐剧《妈妈咪呀!》中文版全新一季将在广州大剧院上演。这一次,饰演女主角“唐娜”的是阔别舞台许久的陈松伶。这位唱过歌、演过戏,还参演过音乐剧《雪狼湖》的女星已经47岁,但依然头发乌黑、面容紧致。对待年龄,陈松伶有着一份超然的从容:“我们在露天的地方做预演,几个年轻演员都中暑或者感冒了,偏偏我们这些老将还可以顶得住!”

  “你是主要演员,绝对不可以生病”

  戒了零食,戒了甜点,每天吃高蛋白和多蔬菜的营养餐,加之一贯不烟不酒,还有用“吃辣椒”这样不可思议的偏方开嗓……这是陈松伶保持身体状态和嗓音的秘诀:“以前拍戏的时候,我已经觉得自己是女铁人了,而现在我觉得自己其实是金刚侠。”

  《雪狼湖》给陈松伶打下很好的音乐剧基础,但与《妈妈咪呀》的演出强度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她说:“在《雪狼湖》粤语版里,我演宁静雪,只负责美;在国语版里,我饰演宁玉凤,只负责悲惨。辛苦的是(张)学友大哥,我的角色强度没那么大。”距离2006年1月最后一次出演《雪狼湖》已经有12年的时光,如今再次踏上音乐剧的舞台,陈松伶最大的感觉就是要“死死扛住”。体能和普通话,是她要迈过的两个大关,不然随时有被换角的风险。“所以,我要努力再努力。现在还没公演,我在排练厅里就演了差不多有100场了!”陈松伶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严肃地说。

  “不能生病,这是第一个条件。”这也是她从《雪狼湖》的演出中得出的经验教训:“在台北小巨蛋演出的那一晚,所有演员戏服都穿好了,学友大哥却哭了,他向所有人鞠躬道歉,说自己唱不了了。因为演员生病,没有替角,演出就要改期,所有观众都要再跑一趟……”现在,陈松伶才真正感受到那种责任和压力,她说:“现在由我主演《妈妈咪呀》,才真正明白了学友大哥当时的心情:你是主要演员,你绝对不可以生病。”

  陈松伶的变化,家人也明显地感觉到了。以前她睡觉从不打呼噜,但开始体能训练后,老公张铎对她说:“看来你真的是好累,你现在每天睡觉鼻子会唱歌。”张铎曾特地来看陈松伶训练,并尝试跟着练一段。“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他完全跟不上节奏……不过,老公和老妈还是挺开心的,因为他们再也不用逼我吃补品了,我自己就会去找来吃。”陈松伶笑着说。

  B

  “实现儿时的梦想,是最幸福的事”

  对于陈松伶来说,出演《妈妈咪呀》就是一个梦想成真的故事。“从小我就是ABBA乐队的粉丝,他们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乐队,我八九岁的时候,他们正当红,他们所有的歌我都会唱。”陈松伶描述自己的痴迷程度:“那个时候我会听着广播,把他们的歌词一句句抄下来。ABBA来香港演出,我一场场地追。后来他们解散了,有别的乐队翻唱他们的歌曲,我也会买唱片去支持。”

  对乐队的喜爱,也延伸成为对《妈妈咪呀》的爱。由22首ABBA金曲铸就的《妈妈咪呀》,对铁杆粉丝来说是最大的犒赏。陈松伶说:“2000年,《妈妈咪呀》到香港巡演,我就去看了,然后又去美国百老汇看。8年前,中文版第一季在北京上演,我又追去看。”当中文版第四季招募演员的消息传来,正在香港TVB拍剧的陈松伶一阵激动:“为了去北京面试,我拼命说服监制终于请了假。面试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就是等。”一年之后,复试的通知传来,陈松伶再次请假飞到北京:“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这次真的是拼了。”

  ABBA乐队有一首代表作叫做《I have A Dream》,陈松伶说:“对,这就是一个铁粉梦想成真的故事。”她觉得既欣慰又骄傲:“当我有了一定实力的时候,能够把儿时的梦想再翻出来,并且实现它——我觉得,这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C

  “用普通话演吵架戏,真的很崩溃”

  陈松伶是靠什么打动了导演,让她能拿下“唐娜”一角?除了她对ABBA乐队很熟悉之外,陈松伶认为最重要的原因是:“虽然我没有三个前男友,也没有私生女,但我就是唐娜,和她非常像。”

  因为是“本色出演”,陈松伶觉得人物塑造并不费力,而最难的则是在戏里和前度男友吵架。陈松伶吐槽说:“那首《SOS》里面穿插了对白。当你演唱的时候,你是深情地爱着前度的;但是一说起对白,就是恨意和争吵。”上一秒钟爱得要死,下一秒钟恨得要死,情绪要在观众眼皮底下一秒钟切换,这让陈松伶颇为苦恼:“我对白很多,还是一个广东女孩子,要用普通话来骂人,真的很崩溃。台词老师也花了很多工夫,教我把这段对白当成绕口令来练。这是我最费力气的一场戏。”

  《妈妈咪呀》的最大亮点是什么?陈松伶的回答出人意料:“返场!”她解释说:“现在的电影不是很流行彩蛋吗?《妈妈咪呀》的彩蛋是连续三首歌,而且跟剧情本身完全无关,完完全全是向观众致意和感谢。在以往的版本里,返场的时间观众和演员全都站起来又唱又跳,大家一起疯起来。请你们一定要来现场感受一下!”

 

[责任编辑: 潘越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221375741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