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政法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行业 专题 服务 州市 云南故事 新媒体

动画中国风,越刮越猛烈

2018年08月11日 11:33:46 来源: 北京日报

国产动画电影《风语咒》剧照

  场景建筑被刻意做旧,颇有“断井颓垣”“枯藤老树昏鸦”的意境;反派人物是来自神话里的上古神兽饕餮、罗刹,造型遵循古画里以曲线为主的设计;男主角和母亲从未说过“我爱你”,亲情互动深沉质朴……正在上映中的国产动画电影《风语咒》,再一次让观众感受到中国文化的魅力。在龙争虎斗的今年暑期档里,该片目前累计票房已过亿元。

  自从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横空出世,2016年的《大鱼海棠》、2017年的《大护法》、2018年的《大世界》,几部“大”字头电影都让观众对国产动画重拾信心。而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到《风语咒》,中国风都是影片最突出的亮点之一。无论是从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还是观察身边的社会现实,这股“中国风”,将越刮越烈。

  中国风也能讲现代故事

  1997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导演田晓鹏参与了央视国产动画片《西游记》部分剧集的制作,也就是在那时,他培养起了“大圣情结”,并有了一个大胆设想:制作一系列三维动画《西游记》。在他看来,《西游记》原著中许多价值观与现代有冲突,因此他要讲述一个符合现代人价值观和欣赏习惯的西游故事,让更多人理解孙悟空和唐僧取经的心路历程。改编经典文本,旧瓶装新酒,是中国风动画常见的创意和故事来源。

  另一些动画人,则偏爱完全原创的故事,或构建古装世界,或观察当下社会,或讲述东方寓言。《风语咒》的故事发生在一个架空的古代东方奇幻世界,弘扬的仍是惩恶扬善的侠义精神;《大世界》将画笔对准当代中国的城乡结合部,用粗粝写实的风格展现了一幅人性浮世绘;《大护法》则通过一个带有荒诞色彩的故事,对盲从权威的行为予以批判。

  充满东方审美的画面,是中国风动画另一大直观特点。《大鱼海棠》曾让观众惊艳:片中,以福建土楼为原型设计的建筑大气恢弘,充满神秘气息;女主角的红衣服、绿耳坠配色鲜明,令人过目难忘;灵婆打麻将那场戏则让人会心一笑……场景设计、画面配色、人物造型、道具细节等都加入了大量中国元素。

  “中国风动画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动画学派,电视动画发达起来后央视出品的《西游记》《哪吒传奇》等作品,以及后期网络动画的中国风格,是一脉相承的。”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宋磊说,未来中国风动画会越来越受到关注,因为它“既有中国审美,又有国际传播力”。

  《风语咒》导演刘阔认为,现代题材照样能走中国风,因为文化差异在生活方方面面都能体现,“比如中国人早饭吃油条喝豆浆就是独特的,再比如我们现在联系都发微信。”在他看来,中国风动画要在作品中展现中国人独特的生活、文化。

  资本对动画片充满疑虑

  “创作这样的中国风动画会遇到哪些困难?”

  “你应该问我遇到过什么顺利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没有!全都是困难。”回答这个问题时,刘阔的语气有些激动。中国风动画的创作困境,或许也就是中国动画的困境。

  刘阔说,他并不想“卖苦卖惨”。“《风语咒》完成前的最后三个月,我们每天都是早高峰堵车时才从公司回家,睡一会儿后中午又来加班。没有一天休息,如此往复。所有工作人员都在焦灼绝望中度过。我们也知道片子有不如意的地方,要做出很多取舍,但条件有限只能无奈接受。”

  资金、技术、人才上的捉襟见肘,是几乎每位中国动画人都会面临的现状。从酝酿到完成,没个三五年都不好意思叫惨。至于找不到投资、好不容易有了投资又被撤资、找亲戚朋友借钱拍、边拍广告边攒钱这样的苦情戏码,在动画片创作时则是家常便饭。再加上国内动画人才储备严重缺乏,好多原画师都是边培训边上岗。

  其实,相较于真人电影,动画电影的盈利模式更清晰,投资产出比相对高。“一般一年中拍摄了800多部真人电影,只有200部能上映,但动画电影基本都能上映,如果一部动画电影成本是500万元,那么达到2000万元票房就能盈利,这在今天的市场不算太难。”宋磊说。

  但动画片较长的投资周期和有限的市场接受度,还是加深了资本对动画的疑虑。“动画学术趴”网站合伙人顾浩一说:“动画片首先制作周期长,再加上需要提前培养IP,比如电影上映前要出漫画、番剧等,盈利周期被大大拉长,三五年才会产生回报,因此风险较大。”

  故事要“超越观众思维定式”

  除了外部困难,观众对中国风动画故事和思想层面提出的更高要求,是动画人面前一个急需迈过去的坎儿。

  画面和技术都有了大幅进步,但叙事还有待改善。与多数观众的评价类似,影评人韩浩月也认为,近几年这几部中国风动画都缺乏强叙事,“《大鱼海棠》里有很多渲染情绪的画面,都是技术冲到了叙事前面,故事和特效没有形成匹配。”他认为,国产动画这几年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借鉴日本、好莱坞动画风格上,忽视了打造故事,“有些影片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即便有,也比较老套,像《大鱼海棠》就是一部抒情散文。”他建议,国产动画要加强情节和戏剧冲突设置,找准故事切入点。

  宋磊提出,中国风动画要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国产动画一样,做好整体构思,“不论音乐、服装、人物,都要整体构思,全面集中地展现中国文化。比如《风语咒》中用了嘻哈风格的音乐,与表现主题是否贴合,值得考虑;片中‘风’是一个主要元素,男主角为什么能驾驭风、风的意义是什么,这些都没往深挖,有点儿可惜。”此外,他觉得国产动画的故事应该加强复杂度和深度,“《风语咒》男主角有个人成长线、亲情线、爱情线,这已经很少见了;有的国产动画故事特别简单,看到开头就知道结局,难以让观众满足。只有超越观众的思维定式、超过观众的智商,才能让他们接受。”

  在植入中国元素方面,需要创作者结合作品做足积累,寻找最优方案。“中国风更像是一种形式上的表达,只要情节需要,都可以选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执行制片人金大勇回忆,他们在片头一场街头艺人表演的戏里,光是为了选择用京剧、昆曲还是皮影戏,就斟酌了好久。最后因为皮影戏更贴合剧情,画面好看也热闹,选择了皮影戏。

 

[责任编辑: 胡安琪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20137383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