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看云南 原创 政务 图片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娱乐 旅游 民族 教育 企业 专题 舆情 论坛 服务 网群

昔日快男冠军陈楚生成立新乐队

2017年03月29日 10:01:23 来源: 新京报

  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来,喝茶”,采访到中途,陈楚生终于完成了一系列繁琐的茶道,递来一杯刚泡好的绿茶。

  陈楚生个人工作室二层小阁楼,有一隅静谧悠然之处。一顶棒球帽低低地遮住了些许脸庞,陈楚生就坐在一张摆满了茶具的长桌后方。他的双手操纵着各式茶壶和茶杯,逆着背后窗子里洒进来的几束光芒。“我开辟出这样一块地方,就是想有个放松的地方,和我的乐队成员在排练之余可以喝喝茶聊聊天”。

  如今的陈楚生已不再是当年那抱着吉他的孤单一人。去年,他与相识多年的乐手们组成了一支名为SPY.C的新乐队,而他们的第一张同名专辑,就在今日正式发行。过段时日,他们还打算重回大学,开始新一轮的高校巡演。

  从2007年以快乐男声总冠军的头衔横空出世,到后来离开天娱签约华谊,再到如今的独立音乐人身份,陈楚生提及出道十年后的重新出发,依然是云淡风轻,“我只是想轻松一点,轻装上阵。因为当你双手抱满东西的时候,再想去捡起一个简单的东西,却已经腾不出手来了。所以我觉得可能是时候去放下一些,再去问自己什么是最重要的。那既然是这样子的话,不如就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吧。至于以后,谁知道呢。”

  那些年

  想象破灭

  “我更想做的是音乐人,而不是传统的艺人”

  “跌跌撞撞,起起伏伏,人生多少有些领悟。在纷乱的是非面前,观点不再轻易表露。在现实和自我之间,学会妥协不再盲目。”去年10月,35岁的陈楚生和他的SPY.C乐队推出了这首名为《35》的单曲。全新的Synth-Pop(合成器流行)风格,依然熟悉的声线,字里行间让不少歌迷唏嘘不已。在此之前,很多人已经许久没见过他的身影了。

  2007年那个青葱的夏天,陈楚生问鼎快乐男声全国总冠军,他抱着吉他吟唱出的那首《有没有人告诉你》风靡大街小巷。尔后十年中,他陆续经历了与天娱天价解约、签约华谊、发行个人专辑等一系列高低起伏。

  “其实,我喜欢的很多音乐都是从读书时期开始,那个时候听到很多人,比如克莱普顿、涅槃,都让我很感动很兴奋,让我看到音乐这个行业是很美的,也让我看到一些方向,”提起这次异于一般乐队主唱单飞的逆向之举,陈楚生多出一丝感慨,“但是自从我踏入这个行业以来,我所看到的唱片工业正在发生一些改变,好像跟我所想象的不太一样。我个人的定位一开始就是一个很模糊的状态,那个时候我更想做的是音乐人,而不是传统的艺人,因为艺人要承担、面对的东西很多。在这个行业里经历了很多年之后,我发现自己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这一切跟我所想象的东西都是背道而驰的,所以我希望能够自己去把握好这个方向,而不是为了别人或者在别人眼光下去生活,那样子会很累,毕竟每天要戴着一副面具。现在我想轻松一点,轻装上阵。”

  很是无奈

  “最怕今晚看到通告表,才知道明天的生活”

  2007年比赛结束后,陈楚生发布了第一张EP《原来我一直都不孤单》,后来人们才了解到,这张EP从录音到拍MV,再到举办两场巡演,一共就花了10天的时间。

  创作和制作音乐的时间远远不足,这是陈楚生在唱片公司里经历过的最大无奈。“其实有节奏的宣传安排是没有问题的,最怕的就是今天晚上看到通告表,才能知道明天的生活。没有留给自己的时间的话,那怎么去创作。你一直在往外掏空,吸收进来的东西却远远不足。过去在唱片流水线上,创作、找制作人、再找编曲的沟通时间,都非常不够,所以经常会遇到一些问题就是,我写完的歌,听到的DEMO,跟最后的成品存在着很大误差,因为大家都没有花时间互相了解。”

  这些年

  泡在地下录音室

  “做完这张专辑那天,儿子已经会走路了”

  2015年,陈楚生成立个人工作室,与合作多年的老友陶华、王栋、大伟和崔凯组成新乐队SPY.C,做起了独立音乐。

  取名SPY.C,意为做音乐要像睿智沉稳的侦探一般,以敏锐和细腻的嗅觉来挑战每一个音乐“案子”(case)。

  当陈楚生终于可以自由地创作音乐时,他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泡在自己家里的地下录音室里,和作词人反复沟通、打磨。“之前我家地下室是我的一个影音室,后来我觉得那里比较放松,又没有时间限制,而且租录音棚录音的时候总是有很多压力,比如声音不好怎么办,还要约下一次,所以我用四块泡沫板把那里隔起来,改造成了一个录音棚。这样的话,有些调整就可以随时来,也就有更多机会捕捉到声音最好的那一刻。”

  2014年,陈楚生与相恋十多年的爱人结婚,并生下一个儿子,取名为DEMO。在DEMO的印象中,爸爸一直是一个“地下工作者”,“从DEMO几个月开始,我就一直在地下录音,最有趣的是,我在工作时会放一个5D2相机在旁边,记录一些我们工作的日常,刚开始他下来的时候还不会站、满地爬,而当我们做完这张专辑那天,他已经会走路了。”

  陈楚生与乐队几位成员已经共处了十年的时间,他说,哥儿几个平时没少关注国外独立乐团的表演方式和音乐风格,再加上从美剧配乐等碎片化音乐中汲取的养分,促使陈楚生从一个抱着吉他浅吟低唱的少年,变成一个具有电子色彩的独立乐队主唱。

  “其实合成器流行风格在国外是很成熟的,现在在国内也是一种趋势。最早我们关注过一个乐队叫做Daft Punk,而且我们键盘手陶华早期还制作了不少游戏音乐,擅长营造氛围。每个时代其实都有代表的音乐色彩,现在不仅是吉他、贝司、鼓、键盘四大件,还可以加入弦乐和其他多种音色,那这些东西就很适合我们,也可以区分和其他人的不同。”

  坚持做数字专辑

  “连我自己都没自信的话,就不要做音乐了”

  陈楚生说,接下来乐队还会调整一些创作方式,再去寻找一些新的音色。不过,现在放在他们眼前最实际的问题,是首张同名专辑的发行,“前一阵我们开会的时候,我说这次我想做数字专辑,但我们工作室内部的大家都反对,都说你都这么久没发唱片了,而且这张专辑的风格也不是大家所熟悉的,风险太大了。”

  讲到这里,陈楚生难得露出倔强的神色,“其实我个人有一个情结,就是从2007年入行开始,我的歌都是可以在网上免费听到的,而且这十年以来,我的版税基本上没有收到过,包括《有没有人告诉你》这首歌大街小巷都在放,我可能只收到过一两次的版税。这十年以来我都是靠一场又一场的演出去挣钱,这不是很可悲吗?那我还去创作歌曲干吗呢?还埋头在地下室两年干吗呢?去买歌就好了呀!我觉得这对于我们这十年创作音乐来讲,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如果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去卖,去担心这担心那,连我自己都那么没自信的话,就不要做音乐了。”

  不过,陈楚生坦言,市场情况还是有在改善,“像我年轻的时候,可能会花一两个小时坐车到三亚买一个卡带,还会用透明胶带粘起来,让它不那么快坏掉,就会很珍惜。现在也有很多年轻人都接受(付费专辑)这种方式,所以啊,做数字专辑不是要在这个上面挣多少钱,而是在音乐行业里这么多年,我们有责任去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因此才更要坚定。”

  新鲜问答

  Q:你之前一直很喜欢钓鱼,上次钓鱼是什么时候?

  A:好久了,我已经很久没有钓鱼了。因为现在身边钓鱼的朋友不是很多,上次去钓鱼的时候他们在旁边烧烤,所以现在娱乐活动不是很多,偶尔周末会踢球,我也有自己的球队,平时就会在家里陪陪孩子,要不然就是去游个泳。

  Q:为什么给宝宝起名叫DEMO?可以分享一件跟DEMO之间发生过的趣事或温暖的小事吗?

  A:DEMO是“音乐小样”的意思,给他起这个名字首先我觉得很好玩,因为我本来就在从事音乐这个行业。其次是觉得写了这么多年的歌,没什么比小孩子的出现更美好的事了,也希望在未来,他能给自己的人生“编曲”,去不断丰满。其实他现在有两岁多了,也会说很多话,前两天跟他一起玩的时候,有朋友发信息过来,他就跟我说,爸爸你不要看手机了,要不然你的鼻子会像匹诺曹一样越来越长。他的表达能力和思维都这么成熟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就还挺惊讶的,也觉得很有意思。

  Q:2017年快乐男声又快要开始了,对于这些参赛的后辈们有没有什么想提出的忠告?

  A:“忠告”可能有点重了,我觉得放轻松就好。对我来讲,这是一个人生的经历,大家可以多去尝试,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可能会交到新的朋友,也可以检验自己在音乐上面有哪些需要进步的地方,所以放松心情就好了。还有就是,因为我觉得真正喜欢音乐的人要想清楚,音乐是不是你想要一直坚持的事情,还是说你只想出名而已,这个你要想清楚。

  Q:近两年还会经常和同一届的快乐男声兄弟们聚会吗?今年有纪念十周年的计划吗?

  A:偶尔会聚,但可能很难聚齐,比较近的一次也都是去年的事情了,大家就聚在一起吃了顿饭。我们其实有一个群,但我在里面不是一个很活跃的人,群里面有人在提议这个事情,那我参与就好了,具体的计划我还没看到,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确实聚起来比较有难度。

  Q:想对十年前的自己说什么?十年后呢,自己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A:十年前的自己,我觉得可以再努力一点,哈哈哈。我的性格一直都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那当音乐变成自己职业的时候,就需要重新学习、丰富,用更多的手段创作出更好的作品。十年后的话,也希望可以有更多作品吧,和身边的人一起碰撞,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采写/记者 杨畅

[责任编辑: 石光良 ]
010070210070000000000000011120131361667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