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岭楷模]袁家祥:富源“最美救护队员”
本文来源: 曲靖市委宣传部 2016-07-01 11:17:20 编辑: 赵汉斌
有一支脚踩生死线的队伍在把一个个死亡线上的危难者带回这个遍布鲜花的世界,他们就是富源县矿山救护大队。

[云岭楷模]袁家祥:富源“最美救护队员”

袁家祥(资料图)

在雄伟壮丽的云贵高原上,有一个富源县,这里煤炭资源丰富,魔芋遍地,乌猪驰名,旧城山巍然屹立,胜境坊古老苍桑。这里山明水秀,人文辉耀。

当休闲的人们漫步假日的公园,或是拉着手穿过夕阳的马路时,可知道有一支脚踩生死线的队伍正在从事着一项伟大而神圣的工作?把一个个死亡线上的危难者带回这个遍布鲜花的世界。他们就是人民的保护神——富源县矿山救护大队。

袁家祥就是这支队伍的领导者,他堪称富源“最美救护员”。袁家祥参加工作已整整24年,从事矿山救护工作也22年,他亲历过抢险救援战斗180余次,抢救遇险遇难矿工370余人,曾多次与死神正面对峙过。

就是他领导的富源县矿山救护队获得了国家三级资质,参加抢险救灾达445次(其中跨县、市抢险11次),成功救出遇难人员945人,成功救出遇险人员149人,挽回直接经济损失4.7498亿元。袁家祥的先进事迹通过道德讲堂和道德模范先进事迹巡讲团巡回宣讲,在富源乃至曲靖引起了强烈反响。2014年4月29日被评为“云南省第二十一届劳动模范”。

奋战白龙山

2013年9月1日或许仅仅只是他经历过的无数抢险救援中的一次,和往常的救护出动没有什么两样。

9月1日晚上,黑夜厚厚的帷幕下,座座高楼大厦宁静地矗立,人们正处在酣梦之中。

“叮呤呤,叮呤呤!”凌晨4时14分,富源县煤炭安全救护队的召请电话骤然响起。

“滇东能源白龙山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有9人被困!”

值班队员张德波迅速拉响了救护队的警铃,通知指挥员和指战员集合。

“贾全立,你驾驶抢险救援车,魏云飞,开指挥车,出发!”。

猎豹车和桔黄色的救护车一头扎进了漆黑的夜晚和绵绵阴雨之中,朝着黄泥河镇方向疾驶而去……

云南滇东能源白龙山煤矿设计生产能力为300万吨/年,2013年正进行二、三期工程施工。白龙山煤矿一号井井下共有215人作业,事故发生时安全升井206人,有9人失去联系。

袁家祥与13名救护指战员赶赴事发地点时,经初步了解,巷道里瓦斯浓度达到50%以上,部分地区突出的煤粉达到2米厚,给救援工作带来巨大困难。

要制定出科学的救援方案,第一步就是要探明井内的情况,这当然是袁家祥所领导的救护队的事。

袁家祥,1972年出生,大专学历,瘦高个,1.73的个头儿,长脸,略瘦,由于长期在矿井下从事救援排险工作,搞得灰头灰脸,脸色已不光润。大专时学的是法律专业。

今天他和队员们穿着橙黄色的工作装,鲜润的橙黄色,既是他们喜欢的颜色,也是矿工们的希望之色。在事故现场,一见到这种衣色,被困矿工家属的心马上就会变得安宁。

在队员的争先恐后中,袁家祥立即召集了一小队骨干队员,检查好仪器,戴上呼吸器,身穿战斗服,携带必备的救援装备,带头进入危险性不可预测的事故矿井中。

矿井里到处是煤灰,煤尘很细,就像农村磨出的面粉一样,脚踩下去向四周散开。

借助昏暗的矿灯,他们发现由于瓦斯突出冲击波较大,部分煤层倒塌,巷道中通风设施和其他采煤设备遭到了极大的破坏,矿中风筒已被吹脱,大型设备阻塞在巷道。在66节风筒处搜寻到1名矿工已窒息而死时,每一个侦察者都被巨大的悲痛统摄住了。另外失踪的8人却毫无影迹。

供水管因为受损发生了断裂,大量的水漫在井里,煤灰遇水后成为一滩稀泥,侦察队员已经无法从地底通过,他们就顺着运输皮带爬进去。一边爬,一边用木棍小心翼翼地探路,艰难的一步一步地向前。

当侦察到距迎头50米时,事故点又传出了两声巨大的煤炮声,这表明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二次突出事故。袁家祥看到队员们体力消耗已达到极限,这时所背的氧气都用得差得不多了,便果断地命令大家先撤出来,补充氧气后再行探察。

下达撤出命令后,小队有序地撤出。

当袁家祥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地面时,事故点的危险和身体的疲劳他己全然忘记,口中只是不断地重复着:“太可惜,太遗憾了,就差50米了。”

有个队员问他可惜什么时,本以为他会说想早日结束救援,早日回家,他却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早日侦察到迎头,就能早向指挥部提供准确、完整的侦察材料,这样指挥部才能制定出科学的救援方案,救护队才有可能尽快救出遇险的矿工兄弟。”

随便吃点东西后,他又带领队员们开始检查仪器。

有旁观者问道:“你们才出来又要进去,难道不累?”

略显疲惫的袁家祥答道:“在煤矿事故抢险救援中,救护队员忍冻、挨饿、受渴,甚至憋大小便都是很平常的事,这是矿山救护队员最起码的基本功,也习惯了。”

他们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升井后,就算累得不行了,也一定要更换呼吸器的氢氧化钙吸收剂,随时都做好入井救援的准备,之后,才能考虑吃饭、休息的事情。

一切准备停当,第二次他们进入到了矿井更深的部分。

井内积水太深,他们便紧随着袁家祥队长,用手抓紧锚网通过。如果手抓不牢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身上有装备行动笨拙,又由于手上用劲大,一个个队员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加上井壁的煤灰扬起落在身上,混合着汗水,湿漉漉地侵蚀着皮肤,身体的感受可想而知。

但他们心中只想着遇险的矿工需要救助,哪里顾得上考虑自身?

当侦察到离迎头30米处时,发现有一冒水点,此处积水达到1.2米,正常情况下徒手都难以通过,何况救护队员都佩戴着呼吸器,并随身携带其他工具。如果不侦察到迎头,就难于完全掌握事故突出情况,救援方案的制定及救援进程都会受到制约。

这时,袁家祥果断地下达了继续前进侦察的命令,并对侦察小队重新作了调整,四名队员趟水前进,四名队员留守待机。

他带领三名队员不畏艰险,终于成功侦察到了迎头,然而依然没有找到失踪的8名矿工,由此已基本确定他们可能窒息后被倒塌的煤土掩埋。

当四名侦察员出井的那一刻,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和群众无不动容,有的被困人员家属甚至为他们甘于牺牲的精神淌下了热泪。

细心的人这时会看到刚出井的队员们满脸通红,还不断咳嗽。

袁队长解释说:“正常情况下,我们使用的仪器可供队员呼吸四小时,在井下救援时,由于佩用时间较长,会感到鼻子麻木,嗓子灼热,双肩酸疼,并且当佩用时间超过一个半小时后,呼吸器发出的热量会超过人的体温,这时呼吸的氧气就会烫嗓子。”

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下身及水鞋已被泥煤灌满,水鞋几乎无法脱下,然而这些在他们看来不算什么,最令他们痛心的是没能寻到生还者。

他们先是整理侦察材料,并详细向指挥部汇报完侦察情况。为搜救被困人员,指挥部命令袁家祥带领救援人员加强对瓦斯抽排力度,成功将瓦斯降到安全范围。

这时队长袁家祥才想起应该和其他侦察员去洗澡,当他们走进矿工澡堂时,也许是太累,也许他们根本就已经习惯,这才想起由于出发得太急,没人带着洗漱工具。

还是袁队长想到了办法,带头在澡堂里寻找丢弃的空洗衣粉及洗发水包装盒,装水摇晃后再倒在身上,后来袁家祥苦笑说:“洗干净了,谁会知道我们是用什么洗的?”

直到9月5日,他们才历尽艰难,将全部遇难人员遗体搜寻出井。

在采访过程中,他对我说:“事故救援过程再苦、再险我们都不怕,但我们最怕的就是搜救不成功。有一次事故救援结束后,当我后来得知被救出的一名矿工在医院抢救无效时,我的心情才是真正地纠结。我们要的不是功,我们更想要的是有更多的人获救,更多的人不会失去生命”。

   1 2 3 4 5  下一页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