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本文来源: 春城晚报 2017-02-09 18:22:51 编辑: 马一文
鸟儿出山去的时候,我以一片花瓣放在它嘴里,告诉那住在谷口的女郎,说山里的花开了。

鸟儿出山去的时候,我以一片花瓣放在它嘴里,告诉那住在谷口的女郎,说山里的花开了。唯愿,那住在谷口的你,也能听到花开的声音,到和睦,赴一场茶花之约。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当第一缕阳光落在村后那片果松林肩头时,山间的鸟儿们便煮沸了清晨的静默,几只麻雀散漫在茶林小道上,不停地追着树缝里漏下来的阳光啄食。凝在茶花瓣上的露珠,一颗颗欣欣然地捉住了阳光,而后“啪啪”滚落,吓得麻雀们“扑棱棱”一阵闹腾,惊慌起飞。这个时候,茶花林便苏醒了。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步入茶林,阳光穿过树梢,打在将开未开花骨朵上,镀银似的脆白透亮,美晃了人眼。恍惚间,不知哪来一阵山风,吹得茶林悉悉索索,花枝乱颤,一阵夹杂着露珠的花雨顷刻陨落。闭眼静听这场落花之声,花朵跌落地面的声响清晰可辨。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偶有一颗露珠或是花蜜调皮地钻到了衣领里,惊起全身听觉以外的所有感知:睁眼遇见一朵朵娇嫩的茶花飞舞飘落,那一声声穿梭在枝头的清脆鸟鸣是她的奏乐;鼻翼迅速捕捉到那几缕才从花蕊里溢出的花香,掺着阳光的馨甜,款款袭来;指腹略有凉意,该是一滴花蜜的到访吧,舌尖掠过时味蕾被惊艳到,是清逸极了的甜,还有晨露的味道!有些迷离地忆起桃花源,“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想那武陵人行走的桃花林,也不过如此吧。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顺着游道走,两旁的野地里也有花树,一棵拥着一棵,率性地开成了一个花房。偶一回顾,竟瞥见水池旁小桥边的那株茶花,枝头花团锦簇,一股脑儿要将生命泼洒在花容上似的,甚是鲜妍。走到段家牌坊的时候,阳光暖暖的,“心宽路宽”的石牌露着霸气,牌坊上的雕花毫不隐晦地彰显着这一带的石工技艺。透过矮矮的围墙,看见许多花树已经实至名归。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顺着游道走,两旁的野地里也有花树,一棵拥着一棵,率性地开成了一个花房。偶一回顾,竟瞥见水池旁小桥边的那株茶花,枝头花团锦簇,一股脑儿要将生命泼洒在花容上似的,甚是鲜妍。走到段家牌坊的时候,阳光暖暖的,“心宽路宽”的石牌露着霸气,牌坊上的雕花毫不隐晦地彰显着这一带的石工技艺。透过矮矮的围墙,看见许多花树已经实至名归。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猛然被一株桀骜的花树深深吸引,她的枝干从中间一分为二裂开了,分了家似的各自过活。左边的枝干明明已经花满枝桠,群芳盛放,右边的枝桠却青灰着脸,美人迟暮般退隐。村人说,再过十来个日子,风水就会逆转,右边的树会明艳起来,而左边的花势就要熄灭。“半面妆!”第一反应的确是这样的。这株个性的花树,会不会是徐昭佩对萧绎静默千年的抗议呢?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午后,穿过花木扶疏的林间小道,有心捡起几朵落花,随手揪一根茅草,将花串成花冠戴上,或拿来晾干泡水喝,染一身轻暖花香归去,算是赴了一场茶花之约。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铺开信笺,给那谷口的你写信:茶汤已经熬好,花还在开,小屋拾掇过了,你喜爱的土陶已烧成。焚起一炉沉香屑,不小心打了个盹儿,我就等到你来了。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花开春更深 来腾冲和睦村赴一场茶花之约

张丽 文 刘正凡 李绍伟 李婷婷 张丽 图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